查宁·塔图姆:“全球最性感男士”的真性情

查宁·塔图姆:“全球最性感男士”的线年第一次见到查宁·塔图姆时,他还在苏格兰拍摄《迷踪:第9鹰团》,当时他表现得浑身不自在,像是跌进了人生低谷。时隔6年,再次见到这位“全球最性感男士”时,他已然成了好莱坞最喜闻乐见的男演员之一。然而采访期间,我们却发现,早已当了父亲的他,明明还是一个真性情的大男孩,说话没心没肺,并且坦诚自己从小至今,拼写单词依旧是个大问题。

CT :挺刺激的,中途遇到了暴风雪,而我们一路都在喝酒,听上去是不是超级酷?事实上是为了灌醉自己,好尽早忘记快要被冻死的现实。

CT :就是2009年那次在苏格兰拍《迷踪:第9鹰团》的时候,当时天气冷得让人几乎失去知觉。为了保持体温,助理还要不断地往我身上浇温水。(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)但有一次,助理忘记在开水里兑上冷水,而当时我穿着设计古怪的戏服,滚烫的开水全都积聚到了裤裆里……这下真的失去知觉了。

CT :之后剧组的兄弟立马开车送我去医院了。一路上,我紧紧握着受伤部位,一路哭一路叫。不过我清楚地记得,当时广播里放了一首Kings of Leon的《Sex On Fire 》,因为司机说了一句:“可能这歌不太适合现在听。”

CT :我想是有的。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晚上,急诊室所有人都盯着我那里看。现在一到寒冷的环境就会想到那件事,在冰岛冒险还一路被当成笑料。尽管我也一直把它当成一个与自己无关的笑话,但你知道的,还是骗不了自己。

CT:哈哈,没关系,我不觉得那是段让人羞耻的往事,毕竟年少轻狂。我现在倒是想根据这段经历拍一部电影,因为那个世界的真实样子,一定会超乎观众的想象。

CT :没有。在大概刚上小学的时候,父母送我去学英式足球,应该是希望我成为国家队的一员吧,但之后所有同学的父母统一好口径来找我妈,说:“我们都很喜欢Channing,但是他一直踢伤我们的孩子,或许他更适合去学美式足球。”

CT :我也没有很调皮,就是什么都会吃,什么都想撕。有时翻看小时候的照片,会发现自己正在咀嚼一张墙纸。有一次问我妈,我是不是一个坏小孩,她说,不,你只是忙于实现自己的想法而已。

CT :我小时候的梦想也是成为一个足球运动员,一部分是因为这是唯一的出路,我有阅读障碍症,读不好书,另一方面是因为我爸——一个负责盖屋顶但不小心从屋顶摔下来摔坏了脊椎的人,他想让儿子这么做。那时每天他都要走着陪我去练习,虽然每一步对他来说都是煎熬。不过话说回来,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成了演员了。

CT :我不太记得这个场景了,当时只是不想让任何人失望吧,尤其当导演说要一遍过的时候,我有些震惊,心想为什么不能多试几遍让我做得更好,大概是带着这种情绪,才撞了镜子。

CT :都是我心仪已久的角色,一部是昆汀· 塔伦蒂诺导演的《八恶人》,今年下半年上映,还有预计明年2月上映的《凯撒万岁》,具体细节我不能提前透露太多,但我很高兴能和科恩兄弟一起合作。几年前我还去过他们的《老无所依》试镜,可惜当时失败了,如今我有一种梦想成真的感觉。

CT :重复做同一件事情吧。小时候喜欢上空手道,发现自己对于精益求精的事情,极限值很高,我可以一直不停地练习,直到我觉得完美为止……哦,就像一遍遍地撞镜子那样。我有准确地回答你的问题吗?

CT :没什么变化,因为从小就患有的学习障碍症,导致我到现在还是不太会讲话,也不太会写字。有时候回看自己发出去的邮件,也不理解自己想要说什么。所以,我的工作搭档每次都要“翻译”一遍我写的东西,但在此之前,我还是会坚持自己写,不停地练习去接近完美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